鄰埠特首梁振英的不連任,其中最大影響的應是二十三條的立法。事實上,梁振英民望之差,形象之壞,根本不可能繼續留在特首座上。(有人說是梁振英四年前一上台反對派便對他進行人格上的政治謀殺,對其形象和民望影響極壞,其實這是廣東話所講的「疴乜唔出賴乜乜」之類。因為他有「行騙長官」之稱,原因很簡單,他的行政長官是靠講大話講回來的。
 
試想想當年唐英年在佔盡優勢之下就因為被揭僭建而土崩瓦解。而當時梁振英正是靠攻擊唐僭建而爬上來。但當他榮登特首寶座之後,卻被發現他的家宅同樣僭建。而他竟然厚顏無恥地稱自己並沒有說過自己沒僭建。這樣騙得行政長官之位的人,如何能有民望和威信?而其支持者竟然說別人對他批評是謀殺他的人格。唉,一個沒有人格的人,那有機會讓別人謀殺他的人格呢?)而梁在中央唯一最大的籌碼就是可以拍心口保證在其第二屆任內可完成二十三條立法。

而事實上,亦只有梁振英才可以抓破面皮不顧一切去實行二十三條立法,而且,其技倆包括你有輿論批評立法,我也可組織輿論反擊;你民主派反對,他也可以策動建制派和商界全力支持;你有群眾反對,他也可以透過黑幫和在深圳拉隊來實行群眾鬥群眾,以支持其立法。反正誰能無恥就可以無敵。

好了,如今梁不能連任,其政策或可延續,但二十三條立法卻相信不容易。即使是葉劉深愔中央的心態,一出選就搬二十三條,但問清楚她也只敢稱會努力做好市民對國家信任的工作,還也不敢下鐵心為二十三條立法。二十三條為何如此洪水猛獸?

香港二零零三年曾一度試圖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無奈五十萬人上街,逼使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最終撤回第二十三條的立法提案。二零零八年,澳門次屆特首何厚鏵突接政治任務,要在其任內完成二十三條立法以將功贖罪。澳門政府一時得令,三扒兩撥只用了不足兩個月就完成從諮詢到立法的整個程序,效率前無古人,相信亦後無來者。

為二十三條立法本來正如建制派所說是一項憲制性責任,即既然基本法上訂明由特區根據二十三條所規範的內容自行立法,那理論上也是該在適當時間履行責任的。只是,澳門自九九年特區建立始,卻並未有為二十三條立法的逼切性。原因有二,其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在澳門的刑法典亦大都有相對應的內容,即使沒有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制訂維護國家安全法,遇上類似的犯罪行為,也可根據現行的刑法典來作出處罰。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主要禁止的罪行包括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這些罪行在澳門刑法典第二百九十七條至三百零四條,也大致可套用。因而立維護國家安全法根本沒有急逼性。

其二,特區從九九年成立至二零零八年,九年間從未發生任何有可能涉及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指的罪行,顯見有關立法是為了一些在未來有可能發生的罪行而設,這用民間阿嬸的說法是防患未然,但從立法角度來說這叫超前立法。而當澳門人一直慨歎澳門法律滯後,即許多該立的法,該修訂的法,都沒有立沒有修訂,以致讓法律拖了澳門社會前進的後腿。可是在大量法律滯後時,竟不盡力加快立法以填補法律的不足,反而是丟下滯後的立法,趕立一個超前的法律。這是有欠邏輯的。當然,若這是政治任務,那就任何再不合符常理的事都可以發生。

為甚麼中央政府突然要為澳門特區佈置這立法任務?當然不是履行憲制責任這個官腔的答案。當年立維護國家安全法時我就曾公開預言,法儘管立,但這條維護國家安全法是只立不用。八年過去了,維護國家安全法果然塵封不動,當然,你說這是達摩克利斯之劍可以,但將之說成是杉木靈牌亦未嘗不可。它反正就是立而不用。不用的原因也很清楚,因為這既是超前立法,則它的標的犯罪行為本來就不存在,那怎樣可以動用此法律;
 
其二,即使真正出現了如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則現行刑法典已有相應條文可以對行為進行制裁,那又何用出到維護國家安全法呢?那既然如此,立法何為?很明顯,中央政府之所以急急交託澳門政府完成此一政治任務,那是為了做給香港看。

有甚麼好看呢?當年當澳門政府開始為二十三條立法諮詢時,香港的朋友就極為關心,筆者也曾多次被邀請赴港出席公開活動,就澳門二十三條立法為香港朋友解畫。我記得當年除了說過澳門的二十三條立法是立而不用外,更指出,這種立法而不用,其目的正是「澳門舞劍,意在香港」。特別當澳門二十三條立法以後的若干年,輪到香港立法時,澳門這個一國兩制實踐的「熱土」正好做樣板和典範,中央及其僂儸可以大聲疾呼:「你們看,澳門早就為二十三條立了法,甚麼事也沒發生,你們怕甚麼唷?」

當年趙紫陽在中英談判前後接見香港訪京團,就很不解地問香港人,對香港回歸「你們怕甚麼?」香港人說,我們就是怕。趙當時可能不解,但及後他在沒有判罪,沒有開庭,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下被囚禁終身,相信他終於明白香港人怕甚麼了。

有了二十三條,香港的自由空間會否縮細?必定,單是面對任何事都是國家機密的中共政權,香港人,尤其是香港的記者,便隨時身陷法網。而「顛覆」甚至只是「意圖顛覆」,都可以讓每個香港人耑耑不安;還有那個分裂國家,原來除了說說港獨外,支持本土,支持民主,都可以被解讀為港獨和分裂國家。若再配上釋法,更可箍住法院的審訊按照中共的解釋來判案。

因為釋法除了可釋基本法,更可以釋基本法之名而解釋香港的本地法律(如最近的對基本法一零四條的釋法,其釋的就根本不是基本法,而是香港的《宣誓及聲明條例》),即隨時可以以解釋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來演繹根據二十三條所立的維護國家安全法。那時,將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

所以,澳門的二十三條立法或許僅是紙板的「狼來了」,但若香港的二十三條立法,則來的肯定是一頭真狼!